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建言献策 >
老有所养是基础 老有所乐才幸福
发布日期:2019-03-19 11:38:00  浏览:  字体:   打印  来源:云南政协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大力发展养老特别是社区养老服务业,对在社区提供日间照料、康复护理、助餐助行等服务的机构给予税费减免、资金支持、水电气热价格优惠等扶持,新建居住区应配套建设社区养老服务设施,改革完善医养结合政策,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让老年人拥有幸福的晚年,后来人就有可期的未来。

  面对滚滚而来的“银发浪潮”,如何真正解除养老后顾之忧,住滇全国政协委员们各抒己见、建言献策。

做好养老服务顶层设计

  段丽元委员认为,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养老问题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老龄化问题给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也带来了新兴养老产业发展的巨大机遇。

  他建议在加强顶层设计上,统筹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从制度和机制上化解“双轨制”矛盾;推进实行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打破区域限制,防止养老政策碎片化,努力提供无障碍、无断裂的基本养老供给;加强养老保险账户管理,完善养老保险个人账户;根据“渐进式”原则,逐步提高退休年龄;加快发展补充养老保险,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研究实施征收养老税,促进养老保险的可持续发展;推进养老保险基金市场化、多元化投资运营,加强养老保险基金投资和监管,实现养老保险基金可持续发展。

建议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杨鸿生委员说,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加速到来,高龄、失能半失能和空巢和独居老人数量将会进一步增加。一方面,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之疾病、意外风险,带来护理照料需求的增加,老年人特别是处于失能半失能状态的老人,对长期护理照料的需求很高;另一方面,我国长期特殊生育政策下家庭结构的变迁和当前社会状态下子辈忙碌的工作与孙辈的教育都会使老年人在精神支持与生活照料上产生缺失,这种人口老龄化和家庭小型化的不协调又进一步催生着以老年人为主的长期照料护理服务需求迅速增加,加之我国农村贫困面较大,长期照料护理服务负担较重,并由此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已经成为影响我国经济转型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迫切需要发展长期护理保险,为需要长期护理照料的老人,尤其是高龄、失能半失能者“老有所养”、提高生活质量、减轻家庭和社会负担提供坚实保障。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是继养老、医疗保障制度之后,应对保障老人特别是失能半失能老人日常生活照料费用支付的一项重要补充性、支柱性制度。”杨鸿生介绍,目前,国外已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被国外称为继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之后的第六大保险制度。我国也于2016年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河北、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等省市开展了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工作。

  杨鸿生建议,从国家层面尽快制定长期护理保险的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同时,建议建立医养结合工作联合指导和协调会商机制,卫健、民政、人社等部门密切合作,促使医疗、养老、社保政策有效衔接,打破现行政策界限,消除部门结构性的、组织性的、财务性的界限,统筹做好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建设的规划衔接,合理布局养老机构与老年病医院、老年护理院、康复疗养机构等,形成规模适宜、功能互补、安全便捷的健康养老服务网络,满足高龄、失能半失能老年人需要。

加强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

  刘卫红委员建议,应加强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尤其是新建小区要严格将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与住宅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验收、同步交付使用。已建成的小区通过资源整合、腾退、置换等方式,配置相应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尽快出台社区养老服务设施配建、移交制度,明确配建要求、程序、移交与运营管理等制度,明确责任部门,发挥部门联动作用,实行联合督查。

  “在此基础上还要建立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运营、管理、服务质量评价等相关标准,加快研究区域性养老服务医疗、低保、救助、慈善等扶持政策对接。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区域性养老服务行业,支持具有实力的养老企业探索实施跨区域品牌化、连锁化战略,聚力打造养老服务新模式、新业态。”刘卫红认为,采取这些措施的同时,还要创新“互联网+养老”服务模式,采用适合老年人的技术手段,使老人、亲人、养老机构、养老从业人员及医院之间实现互联互通,通过线上和线下有效整合配置资源,提供智能化、信息化的养老服务。因为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老年人的养老观念正在慢慢发生改变。发展康养产业要融入生态、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养老新鲜元素,要打造集医疗、文化、娱乐甚至是农业等多元产业的复合型康养模式。“因此,要推进生态与保险、旅游、教育、文化、康养深度融合,鼓励企业和社会资本积极参与,进一步促进投资主体多元化,拓宽产业投融资渠道,构建可持续的产业发展机制。推进大生态大健康产业发展,亟待引进基础厚、实力强、服务优的保险企业,加快形成产业聚集,推动产生规模效应。”刘卫红说。

  • 上一篇:
  • 下一篇: